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编织心情

|简单是一种心情 简单是一种格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会爱自己,宠自己。有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不会背弃你,这个人就是你自己,爱自己,多一点阳光灿烂少一点烟雨凄迷。即使有一天相爱的人飘然远去,不要枉然去追寻那留不住的脚步,好好的走剩下的路,学会自己独立。我们都不是很完美的人,但我们要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一辈子不长,学会对自己好点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失恋33天》小说完整版(2)  

2011-11-23 15:28:34|  分类: 转载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6月28日 星期二 晴 热
  
   凌晨三点时,恍惚中,我仿佛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,于是马上惊醒了。
  
   跳下床拿起手机,手机却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  
   我站在黑漆漆的房间里,竖着耳朵听,然后像疯子一样四处寻找,最后发现,那震动声是冰箱传出来的。
  
   失恋第二天,冰箱坏了。
  
   我打开冰箱,冰箱里的灯也彻底歇了工,猛的看上去,冰箱像一个冒着寒气的黑洞。
  
   黑洞里,还有他不久之前,给我买的果汁和冰激淋。
  
   我拿出其中一桶,打开,然后坐在地板上,靠着墙壁,一勺一勺大口的吃着。
  
   窗外的城市安静极了,对面的居民楼,也有房间星星点点的亮着灯,我麻木的想,他们此刻都在干什么呢?
  
   无论干什么,一定都不会惨过我。即使是争吵,亦是一种多幸福的交流。
  
   吃了好久,我都不知道手中的冰激淋是什么味道的。
  
   吃了好久,我才发现两颊有眼泪在流。
  
   早上,我肿着双眼困顿不堪的出现在办公室里,坐到座位上时,我都觉得有一股阴云准确无误的定位在我上空。王小贱一脸淡定的喝着茶,侧身,目光迥异的上下扫视我一圈,然后又淡定的转了回去。
  
   我在心里骂,妈的,寒天饮冰水,滴滴在心头。现在你看热闹看的有多满足多乐观,自己倒霉的时候哭的就会有多惨。
  
  
   一天里,我看了得有140次手机,不断更新邮箱,查看MSN上他的头像是不是亮着。
  
   下班回家的路上,我总是不能控制的怀疑:我是一个硕大的移动中的山寨货,在路人眼里,我漏洞百出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惹人厌恶。
  
   走着走着,我忍不住又想要放声大哭,就蹲在人行横道上,向全世界承认,我是造物主造出的,为了警醒世人的那个笑话。
  
   就在这种夹杂着羞耻的焦灼感即将摧毁我之前,我走到了一个乐器店前面,于是我走进去,花了十五分钟时间,买了一把大提琴出来。
  
   拖着大提琴盒子走在街上,我收到了更多的目光,但这时的我变得有安全感多了。
  
   我想要一个家,容我栖身,容我重拾信心,容我免受他人笑话,但现在看来,实在太难实现。
  
   而无忧无虑住进棺材的那一天,又离我太远。
  
  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,我抱着大提琴盒子走在路上,而心里感觉十分稳妥的原因吧。
6月29日 星期三 晴 大风
    
    半夜三点,我还是毫无睡意,也没有行动力,只是那么坐着,不过脑子里却是万马过境翻江倒海。
    
    坐在人生突然停顿下来的这一个点上,我回望往昔,展望未来,竟发现,若是此刻死了,那么,“失败”这个主题词,不是“关于我”这个故事的开始,也不是结束,而是我这个故事的全部。
    
    越想越绝望,我翻出之前他留在我这儿一小瓶伏特加,对着温开水一口气喝下去,趁着酒劲还没弥漫前,卧倒在床上。
    
    迷迷糊糊勉强睡着了,但是噩梦不断,而且睡得很轻浅。早上醒来时,第一次顿悟到睡觉也是件耗体力的事,结果上班时,我又像一条海参一样,拖着漫长无边的阴影,缓慢而郁卒的滑进公司里。
    
    大老王把萎靡的我叫进办公室里,横着甩过一个文件夹,“开始跟这个单。”
    
    我打开看看,是一个高端婚礼策划。
    
    “王总,你知道我失恋了吧?”
    
    大老王十个手指忙个不停的玩着魔方,“知道啊,怎么了?”
    
    “知道你还让我跟婚礼策划的单?”
    
    “公司的事和你私人的事有关系么?新郎是你前男友么?给我好好做!”
    
    “我要是策划成一腥风血雨的婚礼怎么办?”
    
    “那我就把你介绍到我开殡葬公司的朋友那儿去。”
    
    “……”
    
    看完一对新人的资料,我心情更是坠到谷底。我现在需要的是酒,是睡眠,是有个人跑过来跟我说,这世界真的很糟糕,你遭遇的悲惨根本是九牛一毛。
    我需要那对狗男女给我一个解释,我需要让自己不会一碰就碎,随时都会痛哭失声。
    
    我现在最不能看到的,就是一对恋人长途恋爱一帆风顺之后准备结婚而我还要负责出主意。
    
    可是我现在却必须要做这样一件事。
    
    准新郎叫魏依然,小开钻石男,家境完美无缺,又肯谈那么久恋爱不分心,估计样貌应该好不到那儿去。
    
    准新娘叫李可,小康家境,毕业自牛逼院校,应该是个聪明姑娘。
    
    我按照电话给魏依然打过去,商量会面谈细节的时间,电话那头,魏依然的声音醇厚中带着磁性,很动人,“哦,好的,我得和小可商量一下时间,因为我想一切都按照她的想法来办,然后再给你打过去好么?”
    
    我说没问题。
    
    挂电话前,魏依然说,小可挺特别的,她想要公主那样的婚礼。
    
    我挂了电话冷笑,谁不想要公主那样的婚礼呢,从业多年,我也没听说过有客户提出,我要一个50大寿那样的婚礼。
    
     下午大老王和骚瑞姐去河北见客户,经济不景气,我们的服务范围都跨省了,真是卑微的没道理。估计他们下班前肯定赶不回来,我收拾东西,趁人不备,悄悄的回了家。
    
     看到屋角立着的大提琴,我又开始觉得自己是个白痴。从小就没有音乐天赋,合唱团里,永远是那个可以张嘴但不能出声的孩子。长大后每次去唱K,都是那个一进门就乖乖拿起摇铃,全程负责活跃气氛,别人唱完通宵歌,后果是喉咙嘶哑,我唱完通宵,后果是胳膊脱臼。这样的一个我,真是发了什么神经,要买一把大提琴回来做摆设,睡觉时不能搂不能抱,用来发泄也太贵了一点。
    
     我打开盒子,用抱尸体的姿势把琴抱出来。可能是因为傍晚阳光正好,褐色的琴面上像是铺了一层油在上面,闪闪发亮,我轻轻的摸了摸,然后叹了口气。
    
     真美好。
    
     这一刻,是我分手后突然平静下来的一刻。
    
     我拿起琴弓,虽然完全不知道怎么拉,但音乐会好歹也看过。摆好姿势,很文艺很少女,然后把琴弓放在琴弦上,轻轻一划。
    
     房间里响起和肺癌患者咳嗽类似的一声,非常撕心裂肺。
    
     那美好平静的一刻,咻的一声魂飞魄散了,我重新沮丧起来。
 6月30日 星期四 阴天 降水指数8
  
   起床刷牙时,我闭着眼睛,因为实在不想看镜子里那个一脸倒霉相的自己。心神不定的出了门,挤在地铁里时,一路闻着对面IT男身上浓郁的韭菜馅包子味,心中默默的,一遍一遍重复着问自己,这世界还能再糟糕一点么,来吧,我受的了,一次全给我,让我就这么涅槃了最好。
  
   下午,魏依然给我打来了电话,依旧文质彬彬,语气无比温柔,“小可今天有时间,我们约在万豪大厅见好么,她想在那儿喝下午茶。”
  
   我当然说好,你看,多奇妙,同样的一天,雨似下非下,阴晴不定,但有的姑娘就能牵着未婚夫的手,穿着小洋装在大厅里装模作样的喝下午茶,和婚礼策划说着“我要做一天公主”那样的傻话,但有的姑娘,对,比如我,就要心里揣着对前男友的恨,对前好友的质问,跨越半个城,去听那些甜蜜的废话。
  
   所以别再和我说,这世界很公平,马丁路德金可能是说了:“我有一个梦想,”但后半句应该是,“不过它可能只是个梦想”。激进而盲目乐观的人们没有容他说完,不然他也不会死于非命。
  
   在有小乐队伴奏的大厅里,我看见了这对金童玉女,魏依然和他的声音一样,浑身上下找不出一处硬伤,文质彬彬,器宇轩昂,五米开外,就能看到他浑身上下闪烁着“我来自好家庭”的那种金光。
  
   可是李可,第一眼见到她,我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上的不舒畅,她同样没有硬伤,笑意晏晏,光彩招人,连脚踝都闪闪发亮,但整个人就是让我觉得很不爽。
  
   握手,就坐,开始谈婚礼细节,聊了几句话之后,我领悟到了,我对李可的揣测并不是百分百来自于嫉妒,而是,我眼前就坐的,分明就是一个会提问会应答的大号芭比娃娃。
  
   李可说着一口港台腔,但技术性的仿出了自己的特色,“我想要现场,只要能宾客能看见的地方,都铺上紫色的玫瑰,记住,是紫色的哦,千万不要粉色的,粉色的太俗气,而且和我的肤色很不搭配呢。”
  
   我在本子上记下来,紫色玫瑰。写完以后,搜索了一下我寥寥无几的植物学知识,然后说,成,要是有,我们就负责帮你搞到,要是没有,我们会给你找几个植物研究所的电话。
  
   我说了个很拙劣的笑话,但是李可咯咯咯的笑起来,一个媚眼抛向魏依然,“要是没有,你们就把粉色玫瑰,涂成紫色的。我们来出劳务费。”
  
   我顿时语塞了,魏依然居然还是一脸笑意,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个和紫色最搭配的未婚妻。
  
   我把目光转向别处,把脸上已经僵住的笑意暂时收回,然后在心里长长的,长长的,叹了口气。
  
   若是在三天前,看到这一幕,我会一边在心里骂,好一对冒傻气的准夫妻,一边勒令自己不要嫉妒,然后晚上回到家,我会和他说,你看你看,相比起来,我的要求多简单多无害。
  
   我会为清晨时他在我鼻尖上留下的一个吻高兴一整天。
  
   我会为深夜赶工时他帮我倒的一杯茶亢奋一整晚。
  
   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,我见过各式各样奢华的温馨的或是古怪的婚礼现场,但每每我想象我同他的那场婚礼时,总觉得任何形式都无关紧要,最紧要的,是他在场。
  
   三天来,我一直在警告自己,别陷入那个深不见底的回忆之潭,一旦踏进去,便是万劫不复,必定会折腾到面目全非,才能抽身而出。
  
   但坐在这对登对的情侣面前,远远看去,我面带笑容,言行得体,但心里却像被入室抢劫过的房间一样,一片狼藉。
------------
 
7月1日 星期五 晴
  
   上午十点,我终于等来了那通该死的电话。
  
   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,我心里一惊,恍惚间心中涌出的,竟是喜悦。对,就是那种,接了电话以后问他,你在哪儿呀,我们要去哪儿吃饭,看哪场电影的幸福感。
  
   但那错觉转瞬即逝,我明白这会是一通我永远忘不掉的电话,但无论漫长或短暂,都和幸福感无关。
  
   我捧着电话跑到茶水间,然后用力扶着冰箱,按下了通话键。
  
   “喂?”我的声音不争气的抖着。
  
   “在上班?”
  
   “……我们把这些对话省掉成么?”
  
   “......好,我,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,解释一下,但是我不敢,不敢打这个电话。”
  
   我用力的深呼吸,一遍一遍在心里默念,黄小仙儿,沉住气,黄小仙儿,沉住气。
  
   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给你打这种电话实在太难了,我想不出来要跟你说什么…..”
  
   但我还是没沉住气,“别来这套,行么,别来这套,七年前你追我的时候,给我打表白电话,开场白和你现在说的一模一样,好,既然这么难,我又让你这么害怕,那我来问你来答,行么?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  
   “……半年前。”
  
   “半年前?上个月你和她还一起给我过的生日!”
  
   “是,可是,我们总不能在你生日上告诉你这事儿吧?”
  
   “放屁,我们三个天天混在一起,上周我们还商量一起夏天一起去哪儿度个假,你们当我是什么?你们火热恋情的忠实观众?还是一直琢磨着先别拆穿这档恶心事儿,因为没准哪天我还会想要和你们一起3P?”
  
   “就是这样!小仙儿,我就怕你这样!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刻薄?能不能,能不能不要这么咄咄逼人……”
  
   “那可真好笑,当初是谁跟我说,姑娘,我真喜欢你的刻薄?”
  
   “小仙儿,我累了,你气场太强,我告诉你,一个巴掌拍不响,我们走到这一步,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……”
  
   “嘿,让我告诉你,我这么刻薄,是因为你太值得我刻薄了!”
  
   “小仙儿……”
  
   “……你想要我哭给你看?想要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说,求你别离开我求你回来?那你真是一开始就找错人了,我从小到大,浑身上下,唯独缺了这么一个基因,就是哭着请你回头……”
  
   “小仙,我不是为了求你原谅我才打这个电话的……”
  
   “……”
  
   血管里的血,像出了交通事故一样,一瞬间,全堵在了心口。
  
   我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 “我们两个,可能真的不适合在一起。你骂我吧,这一次,我愿意把你最恶毒的诅咒和刻薄,从头到尾听完。”
  
  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,我听见遥远的什么地方,传来了一个气泡碎掉的声音,我知道,那是我卑微的,被自尊劫持着的,奢望他回头的那个愿望。
  
   电话那头也沉默着。
  
   我想要潇洒的挂断电话,留一个漂亮的背影,但是我还是没忍住,对我爱了五年的人,说了这段感情中的最后一句话。
  
   “我不会骂你混蛋,但我会证明给你看,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。再见。”
  
   挂断电话,我双膝一软,蹲在了冰箱前。
  
   冰箱发出嗡嗡的声音,我幼稚的想,不知道这声音,能不能盖住我嚎啕大哭的声音。想来想去,我做了个折中的决定,我竭尽全力哭出来,表情要多扭曲有多扭曲,但厉害的是,我没发出一点声音。
  
   脑海中,我努力塑造出一个人,扮作知心姐姐,在我耳边劝慰我,小仙儿,你能撑过去,你早就知道,你情我愿的事,结局不是A就是B,就算是背叛你,又有什么可痛哭的,男人可以一边背叛你,一边拿刀扎自己;男人可以一边背叛你,一边悔恨的喂自己喝敌敌畏;男人还可以一边背叛你,一边升个大气球下面挂个牌子说:一生一世只爱你。
  
  
   背后传来了轻轻的一声咳嗽,我一惊,匆忙的抹掉眼泪,转身,便看到了王小贱站在茶水间门前。
  
   我对这万恶的一天彻底宣告投降,我可以接受交往七年的男友打来的分手电话,但是此刻,我实在不想让我讨厌的同事,看见我这副模样。
  
   我看着王小贱,想努力露出一个“我什么事都没有”的笑,但是没有成功。
  
   王小贱俯视着我,一脸漠然,过了半分钟,他开口说:你妆花了。
  
   然后转身离开了茶水间。
  
   我想对着他的背影比个中指。
  
   但浑身上下,却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